•  信与爱

    by:   2010-11-12 / Comments 

    虽然很难过,却耻于说出自己的难过。已经拥有很多的幸福,不应该再有怨言的阿。这显得矫情。

    原本不敢去试探谜底,可终究还是抵不过心里的脆弱。只是想偶尔做一个勇敢的人,可是伤得这么痛。只好怪勇敢的滋味,太烈,太诱惑。

    写到这,突然想起女巫大人和菲菲曾调侃我:宣泄感情。许多许多太细腻的心理活动,我以为我写得很隐晦,她们却说:宣泄感情,一看即知。我何尝做少了这样的傻事呢?可是依然故我,一往无前。这是幸,抑或不幸?这是偏执,抑或原则?只不过太想对得起这一副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躯壳。只好怪现实太软,我太硬。

    一次又一次说,好好生活。好像只要还活着,任何时候说这样的话,都不算太迟。因为佛,不就在一念之间吗?心里的沙砾,一次又一次被潮汐磨砺,它们可以被卷进深不见底的海,也可以执着地在原地等待日出让它们闪耀。我不能对自己说大话吧,不诚实的人是不会幸福的。

    我没有做错。只怪上帝太爱我,偏要我懂,什么对我才是最好的。

     

     

        It's about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        
  •  岁月轻狂

    by:   2010-10-02 / Comments 

    心里突然有了说不出的难过。

    好像所有说不出的心情,最后都换算为一首歌的时间。一首不停REPLAY的歌。

    慢慢地活着,生活却在快速地前进。我觉得孤单极了,裹挟在激流勇进的人群里,无声地抖落口袋里寂寞的沙石。

    可以哭,不可以后退。

        It's about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