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实的事

    by:   2008-12-19 / Comments 

    在回家的路上听到女人断断续续的叫声,一声拉长了的“啊!”,显然是痛起来的条件反射。我已经走过KTV的门口,再往前张望,发现街道的转角七零八落地站着一些人。一台商务车结结实实地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是越来越清晰的声音只能让人联想到一个事实——两个女人在打架。果然,我走过我必须经过的转角,就在转过一个弯的时候,明明白白看见暗角里一个短发的女人扯着另一个女人的长发。一个嘴里念念有词:“贱货!叫你插入别人的家庭……”一个哇哇哇地叫,不发一言。第一次亲见这样的场面,我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五秒,穿着警衣的巡逻人员骑车单车过来了,围观的男人们衣衫褴褛地在笑,像看一出戏。暗角里唯一的男人,像舞台上被追光灯抓住不放的那个主角,可是垂头丧气地杵在那里,却像一个道具。突然间,女人的叫声变得尖锐起来,异常地尖锐——像是要刺破我的心脏。我一刻也无法停留了。

    为什么女人要打女人?为什么懦弱?为什么在笑?为什么要走开?没有人张贴出答案,一切就都发生了。

    我急急地走开,只是想急急地甩开这个现实;可是我的心脏惊魂未定地跳动着,清楚地告诉我——这就是现实。

        It's about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  如果的事

    by:   2008-11-18 / Comments 

    如果快乐过,就知道怎么去要快乐;如果要不到快乐,就知道了什么是不快乐。

    你和我,已经走入了迷宫。千回百转,际遇起伏,我们匆忙地寻找出口,太匆忙。是匆忙的错吗?可是为什么,在蓦然回首的每一刻,你在找我,我在找你?还是想要的太多了呢?那又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在彼此这里找肯定?

    想,想,想。如果不快乐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想到答案,不就可以了么?想一个小时,想一天,想一个月,想一年。可是为什么,还是想不到,答案?想累了,妥协了,就放下了。

    生活没有终极的答案,我所有的只有热情。你说,“你并不知道,真正的热情是多么沉甸甸的东西。”是的,我不知道,我的热情是轻浮的吧?为什么还会给到你负担?

    请你跟着我,或者,让我跟着你,一起走出这迷宫吧。


    我们越来越爱回忆了/是不是因为不敢期待未来呢 /你说世界好像天天在倾塌着 /只能弯腰低头把梦越做越小了/ 是该牵手上山看看的 /最初动心的窗口有什么景色/ 不能不哭你就让我把你抱着 /少了大的惊喜也要找点小快乐/ 就算有些事烦恼无助 /至少我们有一起吃苦的幸福/ 每一次当爱走到绝路 往事一幕幕会将我们搂住 ……

        It's about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