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外大。两天一夜。

    by:   2004-07-11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herineh-logs/5611571.html

    8号考完。13号回家。中间这几日的光阴不知道怎么打发,于是收拾了衣服,懒洋洋地奔广外去。

    有沉甸甸的东西像小石块一块一块地堆在心头,但是我不想移开。等待时间把它们缓慢地碾碎成沙子,最后让风一吹,又是干净轻松的模样。

    第一天就遇到了初中的同学。他乡遇故知,该死的是我忘记了其中一个男生的名字。亏我当了三年班长,却只记得他的绰号。这种事情我已经干了不下十次。恐怕我对名字不敏感,人的模样我却是记得很清楚。一群人就在路上寒暄了几句,最后我很潇洒地说88然后和萝卜朝相反的方向扬长而去。我对萝卜说,你看这种事我是干得出来的。三四年不见的同学我可以就这样打个哈哈就过去了。我苦笑着说,你看是这样吧,不过尔尔。同学录上还有他们和她们年少时候亲厚的温度,但是我们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在回眸的瞬间除了相视一笑我们丧失了那些朴素而亲切的言语。继续走,我想,我们只能往前看,期望在某个岔道口我们仍会不期而遇。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晚上和萝卜挤一张床。我睡不着。半夜坐起来听WESTLIFE的UNBREAKABLE。落地窗外有奇怪的声响。沙沙沙像下大雨。我在黑夜里看到萝卜窘迫地挨着墙壁,双手护着胸口。即使在睡梦中她仍然表现着缺乏安全感的姿势。躺下。握住她的手。不管生活如何困顿不堪,我们永远永远相互取暖。我还想理一理那一直一直困扰我的千头万绪,无奈又是坦然睡去。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被抛在宿舍。自生自灭。我唯一的娱乐是玩手机上的游戏。蹦球历险。自从考C语言那天我神奇地一气玩过三级之后就一直卡在四级过不去。我死了一次又一次。简直要抓狂啊。后来我遇到了好人。带我去吃早餐。萝卜回来之后提议去吃饭,但是我的肠粉还没有消化,所以在我的怂恿之下最后是在糖水店吃了所谓的香蕉拌双雪球和草莓雪冰权当午饭。因为先前外出的计划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终归夭折,倍感无趣之下我决定晚上就走。

    我去见了F及F的新男友。F是多么理性的人啊居然也拍拖了。不可思议。这世界愈来愈不能相信。时时在变。果然运动是永恒静止是相对的。从F的口中我又得知了某某以及某某皆在恋爱中。更让我惊异的是在路上遇到L,如今她已是留着长发穿着高跟挽着男友的手。若不是F提醒,我完全认不出她来了。从前那个干净利落的女子哪里去了?爱情很可能使一个人倦怠,也许终于还是要被改造成隐没在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而我,无拖可拍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能会孤独终老。总而言之,做女人就是左右为难。

    怕。

    分享到:
        It's abou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