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不介意弄丢年龄

    by:   2005-06-15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herineh-logs/5611414.html



    我的假期的第一天。
    早上起早去图书馆还了书,在烤番薯一般的图书馆里好容易抄出两本法理教材,随手带走一本冯象的政法笔记,另一本是虹影的英国情人。

    初中时候养成的习惯一点都没变。还是把“正经的书本”搁一边,先看英国情人。

    翻开就看到一段讨人喜欢的话:一切都怪我的心,因为我的心是空的。它那么容易与你相融,好像水倒进水里。于是我们在某天,就成为一本书的纸和字,无法剥离。
    一边看,一边怀疑这本书是禁书,或者曾经是。书中有对共产党的某些“不好的言论”。

    我很理解书中的闵。可能,以我的肤浅的经历,也仅仅是从情感上同情了而已,而我也相信中国还有很多的闵们没有被挖掘出来。我一度怀疑闵是作者的自我影射,一旦这么想可不得了,马上觉得她的刘海、眼神都是闵的样子了。因为喜欢作者的笔调,所以颇注意她的遣词造句,不过忘性太大,最记得的是一句“尖锐的感性”。

    下午本来要去剪头发的。懒懒散散地睡了个午觉,起来还是懒懒散散的。在电脑前坐了一会,看到雨突然下起来,更加有了让自己推迟的决心了。于是吃饭后继续上网,和小白聊Q,洗澡,然后听歌。我和小白实在有太多相同的东西,甚至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地方的同一家西餐厅吃过PIZZA。我恐怕还坐过同一个位置被同一个waitress服务过呢。世界小得可怜,走到哪里都是人。

    不过老实说,有时还真希望世界小一点,再小一点。有的人,我们不想错过。

    ::URL::http://music.hmt365.com/down/mp3/zwgs/jiangmeiqi/Loves_Poem/10.mp3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It's abou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