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lga120|HK 冰山一角

    by:   2010-03-11 / Comments 

    原文发表于癖私机·印象香港

        It's about 摄涉风尘 & 摄涉风尘        
  •  c'est la vie

    by:   2010-03-05 / Comments 


    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原因之一是忙。之二是忙。之三……还是忙。

    也可能是因为情绪和故事都找到了别的出口。萝卜说,you forgot me for very long time.我笑,觉得说这句话的对方很可爱。

    新年开始的时候,我像个软绵绵的人。每年都有新愿望的我,对新的一年却感到无从下手。好不容易想到一个“换13寸小白,最新款”的愿望,却发现想去实现的动力并没有想象中强大。事实上,我对新的一年没有方向感。

    人们说,近乡情怯。我不仅没有,而且很雀跃。我想念爸爸、妈妈,想念姥姥,甚至想念好朋友刚生的小孩儿。回家,好像是从一种生活方式进入另一种生活方式——我曾经很熟悉的,现在却充满新鲜感。

    大年初二的时候,和朋友自驾游去了河源。路上,小黑同学问我:会开车了吗?我说:不会。小黑同学很严肃:去年就说过你了阿。林就很大声地叹气,摇头,对我表示失望。本来是寻思着去泡温泉的,可是跑进山里吃了顿农家菜,又跑进市里去玩,再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用导航一看,去温泉的路很远。

    我们找了个宾馆住下。作为活动发起人,林还是很执着地看地图,打12580,想实现此行的初衷。我和小黑还有林的老婆却很无所谓,反而劝他配合我们去唱K。

    那两天几乎是新年里最冷的时候。在高速上,车里的温度也只有6度。我们四个人,打着青春的幌子,在一个布局奇怪的包间里,唱了两遍小虎队的“爱”。

    读完小学以后,我们没有一起这么疯过。每年的人和事都在变化,不是么?

    要离开家的前一天,阿B同学抽空和我见了一面。见面的过程有点小曲折,但很愉快,虽然因为不得不陪我在超市买肉松而一直抱怨头晕,但很庆幸读工科的阿B同学还是保持着幽默的小可爱。

    我曾经以为我会为了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而放弃林林种种,然而事实却是我不够疯狂也不够感性。而我感到快乐的是,我并没有失去喜欢一个人的能力。

    新年真正开始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树叶的变化,还有晴天雨天的交替。我经过一个假期的思考,决定了自己要去做的事情。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小细节,我知道,它们一点点地丰满我的内心。

    这就是生活。

        It's about & 摄涉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