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刀子

    by:   2010-04-07 / Comments 

    在MUGI那里,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被纵坏的小孩。我虽然离开了企业组,可是因为环保口号项目又被派过去支援。MUGI过来传达我开workshop的事情,说完了摸摸我的头,十分温柔地跟我说,“你的脑袋又要开始运转了”。我感到有点难为情地说,“难道我最近都没有在运转吗?”MUGI稍微想了想,毫不拖泥带水地说,“没有。”——我心里一寒:给老老大的翻译兼秘书留下这样的印象,好像真的不太好阿。不久我又去找MUGI问出发时间的事情,絮絮抱怨8点10分到公司集合的时间实在太早,这时候MUGI又拉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要珍惜这样的机会阿”。我石化了一下,迅速回放了我最近的工作状态,心生疑窦:我最近真的没有在工作吗?

        It's about 你笑全世界哭 & 你笑,全世界哭        
  •  夏天之可爱篇

    by:   2010-04-06 / Comments 

    3月31号的夜里,我很简洁扼要地给夏天发了个短信。内容如下:生日快乐。拍拖快乐。

    4月6号,清明假期完结的第二天,夏天窜上了MSN。

    Summer 说:
    我的生日礼物呢

    我恍如从梦中惊醒,便问:

    LittleP:周四开一天会。我们提前把话说了叭。 说:
    (= . =)你想要什么
    Summer 说:

    你直接打钱给我好了

    我心下觉得有点内疚,于是,我又问:

    LittleP:周四开一天会。我们提前把话说了叭。 说:
    你现在的收信地址是?
    Summer 说:
    你应该问我银行账号多少

    我颤颤巍巍地又问:

    LittleP:周四开一天会。我们提前把话说了叭。 说:
    那……您的银行账号究竟是多少?
    Summer 说:
    你准备打多少钱?

    我被问得脸红。我败了。

        It's about 你笑全世界哭 & 你笑,全世界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