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周年的自己

    by:   2010-11-14 / Comments 

    突然变得非常忙碌,在眼睁睁看着这一年行将结尾的时候。当我透着一点无奈的幽怨气息走进办公大楼,我也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不耐烦。加班,谁喜欢?除了女强人和男金刚。

    我们常常在饭桌上集体做梦。“哇靠,中了500万,我明天就不上班了!”“哪个富婆说养我,我立马答应!”“公司也许会良心发现给我们发奖金!”……然而,500万永远只出现在奖金池,富婆有用不完的小帅哥,公司的奖金还在看不见的排期上。热衷做梦的我们,换过一张又一张饭桌,不知疲倦地做着十年如一日的白日梦。

    站在楼下的公车站,突然想到这条路的另一头住着曾经很亲近的人。曾经很远的,现在很近了;曾经很近的,现在很远了。我想着那个过去的自己,多么渴望爱,又多么不懂得爱。也许,只有和路人甲乙丙丁一起走过一段路,才看得见被掉在背后的自己的影子。

    那个真实的自己。这个真诚的自己。

        It's about &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        
  •  信与爱

    by:   2010-11-12 / Comments 

    虽然很难过,却耻于说出自己的难过。已经拥有很多的幸福,不应该再有怨言的阿。这显得矫情。

    原本不敢去试探谜底,可终究还是抵不过心里的脆弱。只是想偶尔做一个勇敢的人,可是伤得这么痛。只好怪勇敢的滋味,太烈,太诱惑。

    写到这,突然想起女巫大人和菲菲曾调侃我:宣泄感情。许多许多太细腻的心理活动,我以为我写得很隐晦,她们却说:宣泄感情,一看即知。我何尝做少了这样的傻事呢?可是依然故我,一往无前。这是幸,抑或不幸?这是偏执,抑或原则?只不过太想对得起这一副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躯壳。只好怪现实太软,我太硬。

    一次又一次说,好好生活。好像只要还活着,任何时候说这样的话,都不算太迟。因为佛,不就在一念之间吗?心里的沙砾,一次又一次被潮汐磨砺,它们可以被卷进深不见底的海,也可以执着地在原地等待日出让它们闪耀。我不能对自己说大话吧,不诚实的人是不会幸福的。

    我没有做错。只怪上帝太爱我,偏要我懂,什么对我才是最好的。

     

     

        It's about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